志愿军三炸水门桥

  水门桥,位于朝鲜半岛盖马高原南端的古土里和真兴里之间、古土里南约6公里处的黄草岭山口,虽只有8.8米的跨度,仅可容一辆汽车通行,却是唯一一座通往长津湖以外地区的车道桥梁。长津湖战役打响后,敌军被截为数段,新兴里的美军第31团级战斗队(又称北极熊团)被围歼,从古土里北上支援下碣隅里的德赖斯代尔特遣队几被全歼,美陆战第1师见势不妙准备逃跑,其第5、第7团战斗群经柳潭里逃窜至下碣隅里,与师部会合后开始经古土里南下逃跑。水门桥作为古土里至真兴里一线必经之桥,成为双方争夺焦点,中国人民志愿军三次炸桥,敌军三次修复后惊险过桥逃至真兴里。水门桥、真兴里之南,就是气候较暖、交通便利的咸兴平原,美军陆战第1师最终从水门桥一路奔逃至兴南港狼狈出海,逃脱了全军覆没的厄运。被双方三炸三修的水门桥也成为长津湖战役后期的焦点。

  分割包围,前堵后追,水门桥成为封堵敌军关键之桥

  为粉碎敌以美陆战第1师为主力经长津湖西进,攻占江界抢占全朝鲜东线的阴谋,志愿军第9兵团紧急入朝,长途奔袭,1950年11月中下旬陆续抵达长津湖地区。11月27日,第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一声令下,兵团突然发起攻击,第27军从正面猛攻,第20军则从侧后实施迂回。一夜激战,将敌军截为5段,形成了柳潭里、新兴里、下碣隅里、古土里等几个包围圈。此后几日,除在新兴里成功围歼“北极熊团”外,其他地区战局呈现僵持态势,我军冻饿减员严重,各部战斗力逐渐衰减,各处敌军遭重创后意图猬集一处,合力南逃迹象明显。

  宋时轮决定改变原来分割围歼战术,调整为前堵后追。以正在陆续到达的第26军为主力尾追攻击撤退敌军,第20军依托已占阵地对南逃之敌进行层层阻击,第60师配属58师余部占据古土里和真兴里之间的黄草岭一线阻击敌人,第27军主力则从右翼经社仓里向咸兴以西方向攻进,攻占咸兴、兴南,断敌从海上撤退之路。12月7日,美陆战第1师第5、第7团战斗群陆续撤退至古土里地区,位于古土里南约6公里的水门桥及南侧1公里外的1081高地,成为阻击敌军逃出重围的最后一道屏障。

  英勇顽强,斗智斗勇,三炸水门桥陷敌于冰雪绝境

  志愿军早就认识到水门桥将是美军撤退的必经之路,12月1日,第58师172团就派出工兵将水门桥炸毁,但两天后,美军的工兵又在被破坏的桥体上修建起了一座木头桥。4日,志愿军又派出工兵炸毁美军刚修好的水门桥,但美军的工兵部队很快又在残留的桥根部,架设了一座由钢制和木制的车辙板组合而成的简易桥梁,并派出一个营的兵力和四十多辆坦克重兵把守。

  12月6日晚,志愿军组织“敢死队”携带炸药包,置生死于度外,穿山钻洞,不畏牺牲,最终突破敌层层防守,成功将美军二次修复的桥梁连同基座再次炸毁。此时,美军正狼狈地从下碣隅里撤退至古土里,正如《韩战决策》一书描述:殿后的坦克和卡车尾随车队驶入下碣隅里以南10英里的古土里,车上载着被打死且已被冻僵了的尸首和挂彩或冻伤的伤号——那情景真是惨不忍睹。

  水门桥第三次被炸毁,陷入绝境的美陆战第1师慌忙向上级求援。7日,8套在日本紧急赶制的M2型车辙桥组件,被美军用C-119大型运输机运抵水门桥上空,用巨型降落伞空投至美军阵地。8日下午,新的水门桥在工兵营长帕特里奇中校带领下完成组装。9日下午,美陆战第1师主力开始陆续过桥撤离。

  断敌退路,摧毁意志,水门桥险成美军被全歼之鬼门

  水门桥第三次被志愿军炸毁后,美军终于意识到眼前这支装备落后、缺粮少弹的中国军队,有着超出他们想象的意志力和战斗力,他们不仅仅是要把美军从长津湖赶走,而是要将其全歼。

  炸毁水门桥之外,我军还对水门桥上方高地和邻近的1081高地做了阻击安排。第20军第58师第172团在俯瞰水门桥的高地上部署了一个连,居高临下以火力封锁水门桥。1081高地地势险要,向北可以瞰制水门桥,向南则能俯视黄草岭山口。8日,防御1081高地的志愿军第60师第180团第2连打退了美军多次进攻。9日,美军爬上高地,看到我2连官兵全部冻死在高地上,战士们的手已经冻结在枪栓上,无法分开。这就是志愿军钢铁意志铸就的精神丰碑——冰雕连。

  11日,为阻止志愿军追击部队,全部过桥后的美陆战第1师派工兵炸毁了自己修复的水门桥。12日,通过水门桥后的美陆战第1师在美步兵第3师接应下,在云集兴南港的7艘航母、500多架飞机掩护下,到达五老里,逃出志愿军的重围。空投修桥,渡过了水门桥的鬼门关,作为美军王牌部队,美陆战第1师虽然逃脱了全军覆没的厄运,但自身伤亡过半,在战斗中遭受了该师历史上最惨重的失败。包括水门桥阻击战在内的整个长津湖战役,尽管天气恶劣、装备落后、供给严重不足,但志愿军第9兵团仍以意志力支撑的强大战斗力给美陆战第1师以沉重打击。就连美国人也不得不承认,仅在11月27日至12月15日不到20天的时间里,美陆战第1师就损失兵力达7321人,占其总兵力的三分之一强。

  志愿军三次炸毁水门桥,一定程度上迟滞了敌人的补给运输和撤退计划,更重要的是在极端恶劣环境,与对手装备、保障差距极大的条件下,以不畏强敌、敢于亮剑的血性铁骨,对敌人形成了极大的心理震慑。志愿军的英勇无畏、视死如归,如永不倾倒、巍然屹立的冰雕连一样,威逼美军最终落荒而逃,永久地退出了东线战场。

  狭路相逢勇者胜。两军对垒,不仅是兵力和装备的较量,更是双方决心、意志和勇气的比拼。在长津湖水门桥下的雪夜中英勇战斗的第9兵团英雄们,成为了中国人民志愿军以血性铁骨勇克强敌的象征。

 

发布时间:2022-03-29 09:15:39 来源:人民网

0

推荐

  • QQ空间

  • 新浪微博

  • 人人网

  • 豆瓣

取消
  • 首页
  • 人民号
  • 推荐
  •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