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忻州统战网,同心网——中共忻州市委统战部网站

著名的三五九旅,作战不力被林彪通报批评,黑山阻击战扬名军史

2018-8-9 11:30| 发布者: 同心在望| 查看: 330| 评论: 0

摘要:   文/朱晓明  “莲花星火一支枪,井冈建师紧跟党。艰苦奋斗南泥湾,黑山拼搏敌胆丧。抗美援朝胜强敌,老山奉献美名扬。所向无敌百战百胜,红军师威名传四方。”——引自该部军歌  四野红军师  中国人民解放 ...

  文/朱晓明

  “莲花星火一支枪,井冈建师紧跟党。艰苦奋斗南泥湾,黑山拼搏敌胆丧。抗美援朝胜强敌,老山奉献美名扬。所向无敌百战百胜,红军师威名传四方。”——引自该部军歌

  四野红军师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47军139师历史悠久,战斗作风英勇顽强,攻防兼备,是47军第一主力师。其前身是1930年10月组建的湘东红军独立第1师,后发展为红8军、红6军团,创建了湘赣边区革命根据地,参加了红二方面军的长征,立下赫赫战功。1937年8月红6军团改编为八路军120师359旅,转战冀西和晋东南,后回师延安保卫党中央,以参加南泥湾大生产运动而闻名于世。1944年9月,359旅抽调717团两个营、718团全部、719团1个营及补充团、特务团组成八路军独立第1游击支队(即南下1支队),由旅长王震率领南下华中。1945年5月,以留陕北的359旅机关一部,717团1营,719团1、3营,特务营组成八路军独立第2游击支队(即南下2支队),由旅参谋长刘转连和副政委晏福生率领继续出发,当进至河南新安县,适值日本投降,8月奉命转赴东北。

  ◆东总直属359旅旅长刘转连中将。

  1945年10月,南下2支队抵达辽阳,编入东北人民自治军并恢复第359旅番号,旅长刘转连,政委晏福生。部队进行扩编,补齐建制。1946年1月,359旅开赴北满合江地区剿匪,与哈北军分区部队合并整编为吉黑军区(北满军区)独立第1旅,下辖7个团,是当时东北我军编制最大的一个旅。同年5月恢复东北民主联军第359旅番号。1947年1月改称东北民主联军独立第1师,9月编入东北民主联军第10纵队为第28师,1948年1月改称东北人民解放军第10纵队第28师。11月,全军部队统一番号和编制,该师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47军139师,下辖第415、416、417团。

  415团前身是红6军团一部,抗战爆发后改编为八路军359旅717团,与第一野战军第2军5师13团(现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4师72团)是同出一脉的红军团。挺进东北后,先后改番号为北满独立1旅1团、359旅717团、东总独立1师1团、东野28师82团。该团是47军资格最老的一个团,具有优良的革命传统,战斗力很强,是军师第一主力团。

  416团历史较短,南下2支队挺进东北后,抽调干部战士扩兵组成了718团、鞍山团和辽阳团,后分别改为北满独立1旅第2、5、6团。1946年8月,以第6团、旅直炮兵营、教导营合编为359旅特务团。10月,359旅718团(独立1旅2团恢复番号)调东总后勤部为警卫团,另由第5团和特务团合并组成新718团。后改番号为东总独立1师2团、东野28师83团。该团成分新,进步快。

  ◆东总直属359旅政委、独臂将军晏福生中将。

  417团前身是抗战初期由崞县独立团上升的八路军359旅719团,1945年编入南下2支队,挺进东北后,先后改番号为北满独立1旅3团、359旅719团、东总独立1师3团、东野28师84团。该团是359旅的老部队,战斗经验丰富,是军师主力团。

  在解放战争中,139师和第43军127师(东野6纵16师)是第四野战军两大红军师,在波澜壮阔的东北战场上,走过了一段不寻常的战斗历程。

  转战北国千里雪

  1945年12月,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指示和东北局部署,359旅在抚顺以北地区歼灭土匪1300余人胜利的鼓舞下,奉命北进,担任松江、合江一带剿匪任务。东北匪患历来猖獗,势力庞大,抗战胜利后被国民党收编加委的土匪有10万余人,北满地区尤其严重,他们坚持与人民为敌,到处攻城夺地,奸淫抢掠无恶不作。创建根据地的首要任务,就是肃清土匪。作为合江地区的剿匪主力,359旅发扬了高度英勇果敢的战斗作风和刻苦耐劳的精神,采取灵活机动的战术,为根据地的开辟和巩固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359旅在北满剿匪第一仗就是攻打五常,该县位于哈尔滨以南90公里,是拉宾线上的一个战略要点,也是土匪的主要巢穴之一。土匪熟悉地理,善于伪装,容易造成匪民难分。359旅初时摸得不透,缺乏经验,使用两个营进攻。土匪一见我军人多势重,急忙化整为零,大部分都跑掉了,只消灭了一小部分,这引起了359旅的重视。部队接着打珠河(今尚志),从深山老林中秘密穿过去,准备出其不意地包围敌人。但珠河土匪有所察觉,狂傲坚守。战斗打响后,359旅发现敌火力强大,工事较多,即迅速改变战法,围而不进,待查清土匪火力详细配置后,才发起总攻。用92步兵炮对城墙上的碉堡和火力点实施点射,发发命中,然后轻重机枪一齐开火,压制敌火力,掩护部队迅速接近城墙,搭人梯登城,打垮冲散了土匪的防线。当部队攻入城内,土匪故技重施,又把枪一扔,混入老百姓中。359旅立即采取严密封锁,广泛发动群众,展开政治攻势,让俘虏揭发检举,把冒牌的“老百姓”清查出来,除少数潜逃外,这次战斗共歼灭土匪近千人,打了一个漂亮仗。

  打开珠河后,359旅继续向哈尔滨以东及以北地区发展,按照“剿匪、建军和发动群众相结合”的方针,冒着严寒,横扫匪寇,穷追猛打,又一鼓作气打下了延寿、方正、通河、依兰等县,清剿了木兰、巴彦、呼兰一带土匪。至1946年4月底,共作战20余次,消灭土匪5000余人,严重打击了土匪的嚣张气焰,初步稳定了北满的混乱局面。剿匪的同时,359旅(北满独立1旅)还在4月参加了解放哈尔滨和5月的四平保卫战。

  1946年6月12日,东北局和东总发出《关于剿匪工作的决定》,要求坚决彻底地肃清北满地区的土匪,巩固我党在东北最基本的战略根据地。6月下旬开始,359旅717团和719团在旅长刘转连的率领下,从阿城进至勃利、林口、东安地区,对大股土匪李华堂部、张雨新部、谢文东部等展开大规模的围剿。359旅首先对东安合击,匪部一触即溃,向宝清逃窜,经我连续追击、拦截、围歼,数日内毙伤俘匪千余人,缴获大批枪炮。我军乘胜前进,解放了密山、虎林、宝清等县。717团一部,紧紧咬住北窜之残匪,穷追不舍,穿越了几百里无人烟的完达山区,日夜不得食宿,一直追到富锦、桦川境内,终将其大部歼灭。

  1946年9月,东北民主联军抽调主力集中备战,359旅仍担任剿匪任务,这时东北各地残匪已不足2万,其中合江、牡丹江地区尚存30余股约3400人。该地区土匪经我连续打击,表现异常狡猾,一触即逃,白天很难抓住。359旅仔细研究了匪情,决定展开分区进剿,并以地方独立团为驻剿部队,主力部队则担任机动搜剿,负责奔袭、设伏,或夜间包围,拂晓攻击,匪溃即跟踪追击,反复搜山,不给土匪以喘息机会。在搜山中,寻找与捣毁匪秘巢,挖净其粮弹,使其无处藏身。同时在政治上进行争取瓦解,使匪内部众叛亲离,纷纷向我投降。至1947年2月上旬,合江一带残匪被全部歼灭,击毙103人,俘虏350人,受降879人。大匪首谢文东、张雨新、李华堂等全部就擒,彻底肃清了该区匪患。

  359旅在北满剿匪一年多,共消灭土匪8000余人,受到了东总的通令表扬。但是,359旅进入东北后一直担负剿匪任务,加之此前在陕甘宁边区长时间执行保卫党中央和参加南泥湾大生产,数年来部队整体缺乏与敌正规军作战的经验,游击习气愈重,思想保守,缺乏朝气,各级指挥员的战场指挥能力得不到有效锻炼,部队战斗力受到很大影响。

  三下江南受批评

  1947年1月,北满我军为打破国民党军“先南后北,南攻北守”的战略企图,积极配合南满作战,冒着零下30多度的严寒,发起了“三下江南”战役。359旅除留718团继续剿匪外,主力乘火车南下至三岔河、陶赖昭一线集结。一下江南中,359旅未直接参加作战,渡江后只在德惠以东担负监视和破坏敌工事任务。1月19日,奉命返回江北三岔河,改编为独立第1师,师长刘转连(5月由副师长贺庆积接任),政委晏福生,所属第1、2、3团由原717、718、719团依次改称。2月21日,独立1师参加二下江南,于25日晨攻克敌保安9团(欠第1营)据守的步海车站,毙伤俘敌561人。

  ◆1947年1月至3月,独立1师参加三下江南作战。

  3月8日,我军为反击过江北犯之敌,发起第三次渡江作战。独立1师任务为佯攻靠山屯与切断敌71军87师撤回农安的退路,以便我主力歼灭该敌,并负责查明靠山屯敌情。该师主力于9日拂晓进至靠山屯以东之拉马营子、老边岗一线。此时敌人已由五家站向靠山屯方向撤退,为保证安全,8时,敌由靠山屯后岭派出约1个营的兵力,在炮火掩护下,向拉马营子我1团2营阵地发起攻击。该营进行反击,并攻入靠山屯一角,后因腹背受敌又撤了出来,即与敌形成对峙,敌主力趁机加快回撤步伐。独立1师虽发现敌人撤退迹象,但却被少数攻击之敌迷惑,未按照9日东总电示“以一个营抗击,主力从敌侧背打出去”的战法执行。白天机会已失,夜间又无积极行动,致使当面之敌87师撤走时仍未发觉。这与2纵5师在靠山屯积极主动寻敌、歼敌、调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10日凌晨,2纵5师搜索靠山屯,发现敌88师一部千余人尚未撤走,即停止东进,展开进攻,当日24时胜利结束战斗。靠山屯之敌被围后,敌71军急调87、88师由农安、德惠来援。东总抓住有利时机,当即决定改变原定歼中长路东大房身之敌新1军5个团的部署,以一部兵力佯攻,将主力1、2、6纵等6、7个师西移靠山屯西南地区,寻机歼灭敌71军主力。11日,敌87师由万金塔已进至苇子沟、篙子站地区,企图增援靠山屯。靠山屯守军被歼后,该师见势不妙,急忙分两路向农安方向撤退。独立1师接东总电令:“进至靠山屯西南之敌第87师,今明两日必然向农安逃跑,令独立第1师应不怕疲劳,不怕飞机,向农安追击,并于12日拂晓前,赶到农安近郊,截击敌人,途中遇敌即应猛打,不必等待友军。”该师于16时由靠山屯后岭出发,当先头第3团进抵苇子沟时,即与向农安撤退之敌87师遭遇。但第3团各营连明知敌人撤退,却不大胆出击。1营1连与敌并行数百米,副营长王福生竟未敢下令截击,就将部队撤离公路。2营5连与敌相遇,尾追5里返回。更严重的是,当敌人已乘隙全部脱逃时,师、团均未组织积极追击,而在苇子沟、东西小城子一线停止前进,眼睁睁地将敌87师放走。独立1师不执行东总命令,未能完成任务,严重影响了战局,林彪非常生气:“独1师怎么搞的,这哪像个主力部队?”立即通报全军予以严厉批评。

  12日,我军主力在德惠、农安之间的郭家屯、王家车铺等地,将敌88师全部、87师一部以及71军特务团、工兵营等敌堵住,全歼6500余人。13日,独立1师逼近农安。14日,又未执行向农安以南马家店方向派出一个营侦察的命令。此时,敌新6军22师和13军54师来援农安,形势对我不利。16日,东总命令各部撤出战斗,回师江北。

  三下江南结束后,独立1师于3月23日在江北之水立屯召开军政扩大会议,认真检讨了苇子沟战斗教训,并从上到下整顿了战斗作风,对畏缩怕死、作战不积极的干部坚决进行了处理,同时又进行了战术教育。经过整顿,全师人员决心今后一定打好仗,挽回359旅的声誉。5月,独立1师参加夏季攻势,在攻打长春飞机场的战斗中,打得英勇顽强,但伤亡也很大。东总表扬该师“战斗作风较前大有进步”。

  因为独立1师三下江南作战表现不佳,当时东总编制的“东北民主联军主力兵团发展简历表”中,对其评价为:“该师是北满部队中有老基础的部队,战斗力尚未充分发扬,在运动战中表现不积极。”甚至到了1949年10月,东北军区司令部编写《东北三年解放战争军事资料》时,仍毫不客气地指出:“该师系东北各部队中历史基础最老的部队之一,其中有不少为土地革命及抗日战争时期之骨干成分,连以上干部绝大多数为关内参军之老干部,部队作风甚疲塌,缺乏朝气,保守性大,进步慢,战斗作风被动,战斗力未能充分发挥,其部队历史应列入东北各部队中之主力师,但战斗力还不如一般老部队及赶不上进步较快之新部队。”

  黑山阻击大翻身

  1947年8月,第10纵队组建,独立1师改为该纵28师,师长贺庆积,政委晏福生。著名战将、原6纵副司令员粱兴初任10纵首任司令员。正是在粱兴初、贺庆积的带领下,28师乃至整个10纵才锻炼成长为一支能打硬仗、恶仗的铁军。这支历史悠久但却评价不高的老部队,在1948年10月决定中国历史命运的决战中迎来了一场无比自豪的扬名大仗。

  1948年10月中旬,辽沈战役第一阶段取得完全胜利,锦州、长春相继解放,给国民党军以致命打击。蒋介石决定以廖耀湘兵团继续自彰武地区南下,企图与锦西北上之敌南北夹击,收复锦州,以便掩护沈阳之敌夺路逃回关内。10月19日下午,东野急令10纵进至黑山、大虎山,选择阵地,构筑工事,顽强死守,阻击敌人,掩护主力到达后聚歼该敌。

  ◆黑山阻击战中我炮兵部队阵地。

  黑山、大虎山是控制沈阳至锦州这条走廊的两扇坚实铁门,敌廖耀湘兵团无论向哪个方向行动,南出营口、北退沈阳或继续西进锦州,都以先攻占黑山为有利。廖即命71军两个师和207师第3旅并配属兵团两个重炮营于21日拂晓向黑山攻击。此时,我10纵已于20日到达指定地域,部署为:28师在黑山城一线设防,29师和30师为左右翼,分别负责蒋家店和大虎山防御。整个纵队在25公里的半月形地段上,已陈兵布防,扼住了黑山、大虎山这两扇大门,阻断了敌人西进。各师团开始全力抢筑防御工事。

  28师师长贺庆积组织干部查看完地形后,决定以84团团直带两个营,担任师主阵地城北高地的防御;另一个营担任师右翼阵地城东高地的防御。83团派1个营固守大白台子,作为师的左翼阵地。该团2营7连于尖山子监视敌人,掩护主力构筑阵地。师属山炮营部署于城北高地,直接支援主阵地的对敌作战。主力82团为师预备队集结于城东高地西侧。

  23日上午9时,我28师83团7连与敌先头部队在尖山子前哨阵地打响,该连以灵活多变的战术,打退了敌71军91师两个营的5次进攻,大量杀伤并迟滞了敌人,黄昏后撤出阵地。当日,林彪、罗荣桓、刘亚楼致电10纵:“务须使敌在我阵地前尸横遍野而毫无进展,只要你们守住黑山三天,西逃之敌必遭全歼。”

  24日,廖耀湘集中7个师(旅)兵力,在200余门重炮和200余架次飞机的火力支援下,向黑山、大虎山发动全线攻击。第71军、新1军从黑山以北尖山子、拉拉屯一线由北向南攻击;新6军之新22师向大虎山迂回攻击;第207师第3旅和新6军169师向黑山以东之高家屯一线阵地实施主要突击。我28师部队坚守101、92、90、石头山等高地,顽强抗击敌一次又一次的猛烈攻击,工事毁而复修,阵地失而复得。坚守101高地的第84团第2营,与敌207师第3旅反复冲杀10个小时,最后只剩20余人,仍进行了5次肉搏战。有些连队则全部壮烈牺牲。敌也伤亡惨重,仍被阻止在高家屯一线阵地以东。向黑山西北和大虎山方向攻击的国民党军,分别在我29师和30师等部的顽强抗击下寸步未进。当晚,82团接替101高地防御任务,师长贺庆积亦到城东高地开设前方指挥所。

  ◆黑山阻击战中,28师坚守101高地。

  25日8时,敌王牌主力新6军169师和207师第3旅再次向黑山发起猛烈攻击,敌炮兵向我城东高地逐次集中射击。刹那间,爆炸声如滚雷般响成一片,一团团浓烟烈火腾空而起,整个高地笼罩在烟雾之中。炮火一停,敌蜂拥而上,迎接他们的是势如骤雨的集束手榴弹和密如火网的机枪火力,敌人一片接一片地倒在我军阵地前。敌恼羞成怒,加大兵力和火力,在我石头山阵地一个排与其白刃搏斗时,突然发炮轰击,将阵地上双方人员全部杀伤以夺取阵地。又先后用几个营的兵力三次夹击我82团5连据守的92高地,敌伤亡惨重,我亦全部牺牲。于是,更激烈的战斗在101高地再次展开。

  11时开始,敌169师倾全力进攻101高地,他们将进攻部队组成多梯队,每次以两个营以上的兵力,在督战队的威逼下,发起波浪式的冲击。每次冲击受挫,即以大炮猛烈轰击,接着又以第二梯队连续冲击。阵地上的我82团2营,在营长侯长禄沉着指挥下,杀得敌尸遍布山头,击退敌进攻20余次,坚持到下午14时,又打垮敌拼凑起的“敢死队”和由军官组成的“效忠党国突击队”,2营已不足百人。到16时,终因弹尽人寡,被迫撤出阵地。形势危急,16时20分,28师组织了5个连的兵力,向101高地发起猛烈反击。敌难以固守,在我炮火打击下,伤亡惨重,我攻击部队勇猛冲杀,与敌展开近战,将101高地夺回。当夜21时,城东失守高地也全部收复。这一天,除101高地浴血奋战外,83团3营据守的大白台子也打退了敌91师的6次进攻,牢牢守住了阵地。

  26日拂晓,野司发来急电:“东进主力已到达,敌已向东溃退,望即协同主力动作,从黑山正面投入追击。”这表明10纵已经完成了艰苦的阻击任务,辽西会战全面展开。28师判断敌不会放弃掩护其南逃的101高地,决定以83、84团从黑山正面投入攻击,82团继续坚守101高地。果然,天刚亮,敌人又向101高地发起猛烈进攻。我82团1营奋力反击,连续打退敌人两次进攻,由于伤亡严重,撤出战斗,101高地又一次被敌人占领。但此时,廖耀湘已率其主力调头向营口方向突击,企图从海上逃窜。占领101高地之敌,顿时陷于慌乱之中,在我炮火猛烈打击下向东南方向狼狈逃窜。到上午11时,城东高地被我全部收复,101高地又飘起了鲜红的战旗。

  ◆1981年,梁兴初(中)与贺庆积(右)重返黑山阻击战101高地。

  从26日上午8时起,第83、第84两个团已投入对廖兵团的围歼战。第82团在夺回101高地之后,也迅猛地向敌人实行追击。各团发扬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的作风,表现了高度的战斗积极性,歼灭了大量敌人,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和物资。27日晚,辽西会战胜利结束,廖耀湘“西进兵团”10万余人全部被歼。

  黑山阻击战,最终阻住了廖耀湘兵团向锦州推进,为攻锦主力回师北上围歼廖兵团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受到林彪、罗荣桓等东野首长的高度表扬。在连续3昼夜的阻击作战及辽西会战中,10纵共毙伤国民党军8000余人,俘6299人,该纵亦伤亡4144人。司令员粱兴初后来回忆说:“黑山阻击战之激烈与残酷,超过以往我亲自参加过的任何一次战斗。”在这次战役中,28师终于打了一个翻身仗,扬名天下,重现了主力师的风采,全师以伤1623人、亡536人的代价,圆满完成了作战任务,共歼敌5304人,俘敌王牌新6军军长李涛,缴获各种枪械1325支(挺),各类炮98门,汽车200余辆。

  风卷残云三千里

  1948年11月,10纵28师改番号为第47军139师,师首长不变,下辖第415、416、417团,整师兵强马壮,士气高昂。12月,139师随军主力入关进至廊坊地区,担负阻击北平国民党军可能向天津突围的任务。1949年4月,139师由河北固安向江南进军。7月,参加宜沙战役,解放宜昌。此时,由颜德明、袁福生分别升任师长和政委。10月,为配合四野主力进行的衡宝战役,47军奉命奔袭大庸敌122军。

  敌122军下辖217、345师,人数不多,但作战狡猾,对地形较为熟悉,其军部和217师师部驻大庸县城,345师散布大庸以东澧水沿线的溪口、岩口一线。我47军以139师负责正面攻击,由慈利沿澧水两岸前进,先攻占溪口、鱼浦,尔后向大庸推进;141师和140师418团负责阻援和断敌退路。

  ◆10纵部队参加围歼辽西廖兵团。

  10月14日下午,139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沿澧水两岸日夜兼程向大庸奔袭。15日拂晓,前卫416团和417团向溪口镇外的敌345师一个团发起攻击,激战两小时,该敌抵挡不住,向大庸逃窜。139师以417团为左翼选择小路向大庸追击敌人,416团继续按预定路线前进,直插大庸东门,该团3营在师长颜德明、政委袁福生的直接指挥下,占领了城北制高点子午台,并以炮火封锁澧水南北两岸,防止大庸守军逃跑。

  16日上午,139师对大庸完成合围后,即发起攻城战斗。当日入暮,天下小雨,417团1营从城墙缺口悄然冲入东门,未遇抵抗,我亦未开枪。途中抓得一名敌副官,得知敌军长张绍勋已将军部移至县中校内。我1营营长阎太云和3连连长曲贤圣带一个排直插敌军部。阎太云押着敌副官,通过几个岗哨,来到学校大门口,战士们一个猛扑,缴了敌哨兵的枪,直冲入敌军部办公室,控制了警卫。解放军从天而降,敌军长张绍勋目瞪口呆。阎太云向张绍勋宣布政策,逼其下令守军缴械投降。这时,416团和417团主力也已全部攻入城内,将敌分割,至22时,大庸战役胜利结束,歼敌122军军部和217师大部,击溃345师,共毙伤俘敌军长以下5000余人,缴获大批武器弹药。此战打开了湘西的大门,扫平了解放大西南的障碍,为以后肃清湘西土匪奠定了基础。

  此后,139师马不停蹄,奉命沿湘川公路向重庆进击,参加消灭敌宋希濂集团的川东战役。该师415团于11月12日在黑水坝追击敌263师,1营3小时疾进60里,猛打猛冲,歼敌1500余人。团主力渡过南汉河,俘敌787团团长以下400余人。11月22日,416团3连进至涪陵东南的白涛镇,并控制了乌江对岸陈家嘴渡口。23日,该连1排火力拦截了从上游驶来的4只木船,歼灭敌14兵团部一部,活捉了敌兵团司令官钟彬。我军主力随即快速渡江,敌整个乌江防线在我西进大军多路强攻下迅速崩溃。至12月8日,139师进抵重庆外围,配合兄弟部队解放了这座西南重镇。川东战役中,139师克服困难,大胆迂回穿插,连续追击2300里,进行大小战斗43次,以伤亡381人的代价,毙伤俘敌14000余人,缴获大批武器、战马及船只,圆满完成任务。

  ◆川东战役中,139师向重庆挺进。

  1949年12月,139师东返湘西,在47军指挥下参加著名的湘西剿匪作战。这次剿匪历经一年有余,全歼土匪8万余人,解放湘西22个县,平定了湘西百年匪患,为人民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湘西当地政府在1951年修建了湘西剿匪纪念塔,高度赞扬和感谢47军。

  1951年4月,第47军139师编入中国人民志愿军参加抗美援朝,经受了现代化战争的洗礼。1954年9月回国,进驻湘南地区。1958年军委确定第47军为全军战略预备队。60年代初期,139师被列入全军战备值班部队。1970年5月,该师从湖南调防陕西,驻守西岳华山。改革开放以来,该师牢记使命,狠抓战备训练,在国防施工、抗洪抢险、支援地方建设等活动中,一次次展现威武之师、文明之师形象,赢得“华山脚下一只虎”的美称。

  1985年百万大裁军,该师整编为北方甲种摩托化步兵师。1986年4月至1987年4月随某集团军赴滇轮战,打出了国威军威,有两个单位和两名个人被中央军委授予荣誉称号。因演唱《血染的风采》而闻名全国的一等功臣徐良也出在该师。1991年2月,中共兰州军区党委确认该师为“红军师”,这是对部队光荣历史的高度肯定。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

  转载请注明转自《党史博采》。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

  党史博采微信公众号:dangshibocai


忻州同心网客户端温馨提示,您阅读的文章来自:头条网 https://www.toutiao.com/group/6587542259313410567/

握手

路过

鲜花

最新评论

  • 血肉筑长城的东北义勇军图集

  • 东北沦陷,蒋介石张学良负有的历史责任

  • 我校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圆满完成换届选举

  • 红山区召开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筹备会

  • 海东市委统战部 举办党外知识分子培训班

  • 1
  • 2
  • 3
  • 4
  • 5
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

Archiver|手机版|忻州同心网 ( 晋ICP备14007460号  

GMT+8, 2018-9-19 05:51 , Processed in 0.09301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