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忻州统战网,同心网——中共忻州市委统战部网站

查看: 214|回复: 3

2019年02月05日同心共读之民族宗教参与贴

 关闭 [复制链接]

2482

主题

2523

帖子

2983

积分

同心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983
发表于 2019-2-5 00:05: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data/attachment/forum/201610/30/185500gxy967n3t7ni96xs.jpg
今天我第1个参与“同心共读之民族宗教”活动,获得了5 同心币!
今日我阅读的经典是:
  苗族作为蚩尤的后代不仅崇拜枫树,而且由于千里奔逃总是以树木作为匿身的掩护,因此也崇拜所有的树,以树为神。岜沙苗寨的村民相信,每一棵树都有灵魂,护佑着每一个人的生命。
  火枪队长和那位漂亮姑娘不断地向我们讲着这些话,一开始大家还不大在意,以为只不过是近似原始宗教的自然物崇拜。但听着听着就发现不对了,我们面对的,是一种惊人的生命哲学。
  我很想用最简单的语言把这种生命哲学的实践方式说一说――这里的孩子一出生,立即由父母亲为他种一棵树。今后,这棵树就与他不离不弃,一起变老。
  当这个人死了,村人就把这颗树砍下,小心翼翼地取下。因此,这个万木茂盛的山头,虽然看不到一个坟头,一块墓碑,却是一个巨大的陵园。
  

岜沙苗寨的村民

  但转念一想又不是,因为这里找不到生命的终点。似乎是终点了,定睛一看怎么又变成了起点。只觉得代代祖辈都聚合在这里了,每一位不管年纪多大都浑身滋润,生气勃勃。
  

以树为神的苗族人

  这里没有丝毫悲哀,甚至也没有悼念。抬头一望哪棵树长得高,身边的老人就微笑着说一声:那是小虎他爷爷,壮实着呢。又见到一棵老树挂满了藤花,有人说了:他呀,历来有女人缘,四代了,年年挂最多的花。
  这里有一棵新树还不大精神,一位火枪手向我介绍:这是哥们儿,两个月前喝醉了再也不理大家了,现在还没有醒透呢。
  面对前方那棵古树,陪着我们的火枪手停止了说笑。原来那是这个部落世袭苗王滚内拉的生命树,也是这个山头最尊贵的神树。火枪手们用苗语恭敬地称它为“杜霞冕”。反正,不管尊卑长幼,全都在这个山头盘根错节地活在一起了。
  这儿的家谱总是沾满了露水,这里的村史总是环绕着鸟鸣。村寨里的哪一个人遇到了忧愁或是喜乐,只要在树丛中一站,立即成了祖祖辈辈的事,家家户户的事。这里是村寨的延伸,也可以反过来说,村寨从这里生成。

火枪部落苗族人

  现在,世界各国的智者面对地球的生态危机都在重新思考与自然的关系,但在这里恰恰没有这种关系。人即是树,树即是人,全然一体,何来关系?这也从根本上改变了人们的生死观念。既然灵魂与躯体都与树林山川全然一体了,那又何来生死?陶渊明所说的“托体同山阿”,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岜沙苗寨的村民

  我也算是一个走遍世界的人了,却实在想不出世上还有哪一种生死仪式,优于这里让人与树紧相交融的生命流程。在别的地方,“虽死犹生”、“万古长青”、“生生不息”是一种夸饰的美言,但在这里却是事实。
  “生也一棵树,死也一棵树”。这么朴素的想法和做法,是对人类生命本质的突破性发言。世上那么多宗教团体和学术机构从古至今都在研究生命的奥秘,现在我抬头仰望,这个山头的冲天大树,正与远处那些暮色中的教堂、日光下的穹顶、云霞中的学府,遥相呼应。比来比去,还是这儿最为透彻,透彻到了简明。因此,我要告诉全世界的生命思考者:这个苗寨,在中国贵州省从江县,贵阳东南方向四百公里,贴近广西。

忻州同心网客户端温馨提示,您阅读的文章来自:中国民族宗教网 http://www.mzb.com.cn/html/report/1602248889-1.htm。。

全文链接:岜沙火枪部落苗族人:树木就是生命的延续!
我的评分:★★★★★ (5分),我的表态:点赞
我的读后感:
保护合法、制止非法、遏制极端、抵御渗透、打击犯罪

手机扫一扫,直接访问同心网本页内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5 00:05:1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02月05日同心共读之民族宗教参与贴


今天我第2个参与“同心共读之民族宗教”活动,获得了2 同心币!
今日我阅读的经典是:

    彝族婚俗中的抢婚十分有趣,如今已演变为一种象征性的形式。  资料图片

  抢婚,在彝族婚俗中有着悠久的历史,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仪式。所谓抢婚,其实都是男女双方愿意、父母同意、媒人说好了的,抢婚只是一种形式。因为彝族人认为,在新人的婚礼中没有抢亲是不吉利的。只有经历抢亲,才能保证夫妻日后的生活平安。
  那么,彝族抢婚是怎么来的呢?传说远古的时候,云南鹤庆的一座山上住着一个青面獠牙的魔鬼。魔鬼十分厉害,它把所有白彝女子,全部抢进它住的魔洞里当媳妇。白彝部落的人们千方百计地与魔鬼斗,可是总也斗不过。
  后来,抢进魔洞的白彝女子们想出了除魔的法子。魔鬼强迫这些女子唱歌以取乐,她们发现只要唱起歌来,魔鬼就会迷迷糊糊地睡着。于是,这些白彝女子请蜜蜂把魔鬼喜欢在歌声中睡觉的事,转告给洞外的亲人,让他们寻找机会杀进洞来。洞外的白彝人得知情况后,又请蜜蜂传信给洞中的女子们,要她们听到洞外二胡拉奏的调子后,就唱歌催魔鬼入睡,并做好准备除掉魔鬼。
  到了冬至节那天,人们按照商量好的办法,选了一些年轻的小伙子开始营救行动。当洞外的二胡声响过三遍后,洞内的女子们唱起了魔鬼喜欢的山歌。等魔鬼入睡后,洞外的小伙子们举着火把,拿着长矛,挥舞着砍刀,一起冲进魔洞。魔鬼还未从睡梦中惊醒,就被砍成了肉泥。小伙子们用砍刀砍断了锁住女子的铁链,由于她们长期被锁在魔洞里,走不动路了,小伙子们就背着她们出魔洞。一人背一个女子,这些女子就和背她们的小伙子,分别选择一个地方住下来,结成夫妻。自此,白彝人抢婚的习俗就兴起了。
  彝族的支系较多,有撒尼、撒梅、阿细、白彝等。过去,白彝有抢婚的习俗,在男女双方已订婚的基础上进行。抢婚前,男方约一些自己的伙伴,在女方家房前屋后整夜地拉二胡。直到女方父母被长时间的二胡声弄得渐渐失去戒备,对女儿的管束也放松了,女儿便趁机向屋外的小伙子们发出信号。小伙子们一哄而入,把新娘抢走,由新郎背着新娘,其余人则阻止新娘的父母和亲属追赶。一旦男方把新娘抢到家里,就算成亲了。其实,这种“抢”只是一种形式,一般都是抢者有意而防者无心。
  居住在滇西北和滇南等地的彝族也保留着抢婚的习俗,只是形式稍有不同。在滇西北地区,男方家的人一边给女方家送彩礼,一边用毡子强行把姑娘裹走。这时女方家的人可以用假打的方式对付来抢婚的人,并把黑黑的锅灰抹在抢婚者的脸上。抢婚的人们一个个锅灰满面,黑不溜秋的,常逗得宾客开怀大笑。在滇南等地,抢婚的地点、时间都是事先约好的,往往姑娘在田里劳动、在村边割草或背柴回家的路上就被抢走了。抢到的姑娘直接被领到男方家的堂屋。这也标志着双方正式缔结婚姻关系了。不管用什么形式抢亲,把姑娘抢到新郎家后,都要按当地彝族的习俗,举行婚礼,并宴请宾客。
  抢婚作为一种古老的婚姻形式,最早带有强制性。如今只是一种象征性的形式了,表示姑娘不是嫁不掉而是要靠抢的,体现了男方家对女方家的一种尊敬。

忻州同心网客户端温馨提示,您阅读的文章来自:中国民族宗教网 http://www.mzb.com.cn/html/report/1607212930-1.htm。。

全文链接:彝族抢婚 ,假“抢”真祝福
我的评分:★★★★★ (5分),我的表态:不错
我的读后感:
平等是民族团结之本,和谐是民族发展之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

主题

2317

帖子

2524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524
发表于 2019-2-5 00:05:14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02月05日同心共读之民族宗教参与贴


今天我第3个参与“同心共读之民族宗教”活动,获得了5 同心币!
今日我阅读的经典是:
1935年,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在卓克基土司官寨“土司议政厅”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专门讨论民族地区有关问题,通过了《告康藏西番民众书》。图为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马尔康县卓克基镇。                 资料图片
  长征时期,中国共产党与众多少数民族发生空前频繁密切的接触,遇到大量艰苦复杂的民族工作。民族工作做得好坏直接影响到红军长征的胜败。为了搞好民族工作,加强对民族工作的领导,党和红军在长征过程中发出了大量的指示、决议、布告等,重申或制定了党的民族纲领政策,具体规定了民族工作的各项原则、内容和方法。

  一、关于加强党对民族工作的领导

  中国共产党在长征时期明确提出了要在“思想上、政治上、组织上加强对民族工作领导”的主张。在思想领导方面,提出了“要在少数民族中进行共产主义教育,尤其要加强民族政策教育”;在政治领导方面,提出了“加强党对少数民族斗争的领导,使少数民族斗争与中国革命运动汇合在一起,号召少数民族在党的领导下,打倒共同的敌人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实现民族平等、民族解放”;在组织领导方面,提出了“吸收最觉悟的先进分子加入中国共产党,同时根据不同民族的具体情况,在一些民族及其武装队伍中建立党组织,而在另一些民族中暂时只建立党的外围组织”。

  (一)在思想领导方面,提出了要对少数民族进行共产主义、党的民族政策,以及党和红军宗旨的宣传教育

  1934年11月,红军政治部提出,“在瑶民中间共产主义的宣传是必要的”,“在一切实际斗争中,以共产主义的教育,教育所有的瑶民群众,指出只有共产主义才能使瑶民的民众得到最后的解放”。

  1935年6月,中共中央在《告康藏西番民众书》中提出:“中国共产党的民族政策与国民党帝国主义完全相反,国民党帝国主义的民族政策就是殖民地的奴役政策,中国共产党的民族政策是主张解放各被压迫民族的政策。因此,中国共产党主张彻底的民族自决,建立自由选举的革命政府,并积极帮助一切的革命的民族运动。”中国工农红军西北军区政治部在《少数民族工作须知》中也指出:“要深入地向他们宣传中国共产党坚决反对国民党的民族压迫与欺骗政策,只有中国共产党是解放少数民族的唯一政党,红军是解放少数民族的唯一军队。”

  (二)在政治领导方面,号召少数民族与汉族联合起来,共同开展抗日救亡斗争

  1935年12月,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在《对内蒙古人民宣言》中提出:“我们认为只有我们同内蒙古民族共同奋斗,才能很快地打倒我们共同的敌人,日本帝国主义及蒋介石。”1936年5月,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在《对回族人民的宣言》中提出:“回、汉两大民族亲密的联合起来,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与汉奸卖国贼。”1936年6月,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在《关于进入回民区域工作的指示》中提出,回族人民要“同我汉族人民建立抗日反蒋的革命联盟,打倒共同的敌人日本和蒋介石及其统治,这也就是我们对回民一切政策的出发点”。

  (三)在组织领导方面,提出了要在各民族中吸收最觉悟的先进分子加入中国共产党,同时根据不同民族的具体情况,在一些民族及其武装队伍中建立党组织,而在另一些民族中暂时只建立党的外围组织,大力发展各类群众组织

  1934年11月,红军政治部在《关于苗瑶民族中工作原则的指示》中提出:“共产党在瑶民中间应该不断吸收最觉悟的与先进分子加入共产党,在瑶民中发展共产党的组织。”1936年5月,红军总政治部在《关于回民工作的指示》中提出:“在回民中不成立共产党的组织,于必要时可由回民中最觉悟积极的先进分子,来组织回民自己的政党为人民党,我们只能吸收其个别的最积极觉悟的分子加入共产党。”当年6月,毛泽东、周恩来、杨尚昆在《关于回民工作给一、十五军团的指示》中提出:“群众团体是回民联合会、解放会、抗日会”,“由回民中最先进的分子组织回民自己的党——革命党人民党,我们只吸收个别最觉悟分子入党。”当年10月,毛泽东、杨尚昆提出:“回民武装为回民抗日军及抗日游击队,回民队伍中应有党的组织,并注意培养回民干部”。

  1936年5月,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也提出:“在番人中一般的组织共产党是不大适合的,所以主要的是发展番人革命党和番人青年团的组织,对于个别最进步的分子可吸收入共产党。”

  二、关于民族工作的地位

  从中国工农红军长征时期开始,中国共产党十分重视民族问题,重视争取少数民族的工作,把它看作是对于实现党的北上抗日方针,创建西北抗日根据地,乃至对于中国革命胜利前途,具有决定意义的重大问题。要求全党全军把这个问题提到最重要的地位,不知疲倦地开展民族工作,百倍努力地做好争取少数民族的工作,并把学好民族政策、做好民族工作作为共产党员和好战士的标准之一。

  (一)民族工作的极端重要性

  长征一开始,中国共产党就提出要重视争取少数民族的工作,随后又进一步指出,这一工作对于实现党的战略转移任务具有决定意义,要把它提到最重要的地位。1934年11月,长征开始仅1个多月后,红军政治部就发出《关于苗瑶民族中工作原则的指示》,指出了党对苗瑶民族的基本主张,提出了要争取苗瑶民族对于苏维埃与红军的同情拥护与反对帝国主义国民党的协同动作。1935年4月,红军总政治部在《关于注意争取夷民的工作》中指出:“争取夷民群众,发动他们为自己的解放而斗争是极端重要的工作。”当年5月,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在《为抢渡大渡河给各军团纵队的训令》中提出:“在这里夷民中的关系及其工作,更有决定的意义。”当年5月,《强渡大渡河的宣传鼓动工作》提出:“百倍努力地做好争取少数民族的工作。”红军总政治部在《关于争取少数民族的指示》中提出:“野战军今后的机动和战斗,都密切地关联着争取少数民族的问题,这个问题之解决,对于实现我们的战略任务,有决定的意义,因之各军团政治部,必须立即把这个问题提到最重要的地位。必须向全体战士解释争取少数民族的重要性,及其必须注意的事项,严厉地反对轻视少数民族的大汉族主义愚蠢的偏见。”当年7月,《红星》报发表社论指出,为了实现我们的基本战略方针,为了决战的胜利,必须加紧争取少数民族的工作。“争取他们在我们的周围是取得战争胜利,发展苏维埃革命运动的重要步骤,我们部队中地方工作的中心应全力放在争取少数民族的上面,每个红色指战员都要自觉地来参加这个工作”。“我们在这一问题上的口号是:“不懂得共产党的民族政策的不配当一个共产党员,不了解争取少数民族的重要性和不参加这一工作的,不配当一个好的红色战士!”这表明,经过一段时间长征后,我们党进一步加深了对民族工作地位的认识,不仅把它提到了战略高度,而且还列为共产党员和好战士的标准。

  (二)民族工作对中国革命胜利的决定意义

  1935年8月,在毛儿盖附近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沙窝会议”,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的一次重要会议,也是党的民族政策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次会议。在这次会议上,党第一次把民族工作提到了决定中国革命的命运与前途的高度。这次会议把“关于少数民族中党的基本方针”,作为七大问题之一写进了党的决议中,并指出:“红军今后在中国的西北部活动,也到处不能同少数民族脱离关系。因此,争取少数民族在中国共产党与中国苏维埃政府领导之下,对于中国革命胜利前途有决定的意义。”

  (三)民族工作是一项政治任务、基本任务

  在以后的长征途中,党一再强调民族工作的重要地位,要求全党全军把它作为一项政治任务、基本任务认真完成。1936年5月,红军总政治部在《关于回民工作的指示》中指出,加紧争取与帮助回民走到抗日反蒋战线上来,为回民自决与解放而斗争,创造西北新的伟大的局面,“是党和红军极迫切的重要的政治任务”。当年5月,毛泽东在《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对回族人民的宣言》中也指出:“中华人民苏维埃政府及人民军队、抗日先锋军素以反对帝国主义、特别是日本帝国主义,彻底解放中华民族及其他各弱小民族为其基本任务。”

  1936年8月,中共中央在《关于内蒙工作的指示信》中指出,为了发动内蒙人民抗日救亡斗争,必须在蒙古区域中进行艰苦的工作,“必须认识这种工作的重大意义与前途”。红四方面军在长征过程中也多次强调了争取少数民族、与少数民族建立抗日反蒋革命联盟的重要意义。

  1936年3月,红四方面军政治部在《关于少数民族工作的指示》中指出,“经验已经告诉了我们这个问题的严重意义,就是如果没有少数民族的拥护,则不仅对于目前我们行军作战产生许多不利,并且毫无疑义的,创造西北抗日根据地的基本任务,也将要遭受巨大的困难”。当年5月,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在《对番民的策略路线的提纲》中指出:“所以与番族建立抗日反蒋的革命联盟,对加强抗日反蒋的民族革命力量,是具有极伟大意义的。”“主力红军已进入番族区域,如果我们不争取番民就不能顺利地完成创造西北抗日根据地的伟大任务。”当年6月,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在《关于进入回民区域工作的指示》中指出:“争取广大回民群众进行民族解放运动,与中国抗日红军进行兄弟的联合,建立共同抗日反蒋的革命联盟,这不能不是我们在创造西北抗日根据地的战斗中的中心任务之一。”1936年8月,彭德怀在关于西征地方工作总结的训令中指出,要“正确的执行民族政策,加紧回民工作”;“坚持回民事情由回民自己办,争取整个回民到抗日战线上来,是目前回民工作最基本的路线”。李富春在《陕甘宁苏区的形势与党的任务》中指出:“广大的蒙民回民环绕在苏区的周围”;“争取这两大民族到抗日讨逆的战线上来,是陕甘党迫切的任务”。

  中国共产党对于民族工作地位的论述表明,党在长征时期已经比较深刻地认识到了民族问题对于中国革命的重要性、解决民族问题的紧迫性和争取少数民族对于中国革命前途的重大意义。这不仅同长征时期紧迫的民族工作需要直接相关,而且同这一时期大量、频繁、复杂、深入、细致的民族工作实践密切相关。

  三、关于少数民族政权的组织形式

  这一时期,我们党在继续坚持联邦制原则、民族自决权原则、少数民族自己管理自己原则的前提下,提出了不同性质的少数民族政权组织形式。

  (一)不同性质的少数民族政权组织形式

  在发展阶段上,以1935年8月沙窝会议为界,前一阶段主要是主张工农兵苏维埃政权,后一阶段主要是主张采取更加灵活的策略,建立各种类型的政权组织。

  在政权性质上,大体上提出了4种类型:一是工农民主专政性质的工农兵苏维埃政权,二是统一战线性质的人民共和国政权,三是苏维埃政权下的各民族联合政府,四是苏维埃政权下的民族自治政府等。另外,随着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活动的日益加剧,党中央于1937年2月明确提出,“在目前宣传蒙人的独立或分裂,甚至与汉族的统治者对立,这是非常不妥当的”。长征开始刚一个月,红军政治部就发出《关于苗瑶民族中工作原则的指示》,提出了可由少数民族自己选择的三种政权组织形式。“至于瑶民在自己的区域内是否愿意建立苏维埃政府,自成为瑶民苏维埃共和国,或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一个自治区域,或建立人民政府,那完全取决于瑶民自己,由瑶民自己决定”。

  沙窝会议后,红四方面军也多次提出了要成立不同性质的少数民族政权。1936年5月,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在《对番民的策略路线的提纲》中提出,“领导番民独立解放运动,实行番民自决,番民有权组织自己的政府和波巴依得瓦共和国”;“居住在波巴共和国领土内的其他少数民族(如回汉人民)集团居住在五十户以上者,得组织自治区,设立自治委员会”;“自治委员会受县以上波巴政府的指导”。当年6月,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在《关于进入回民区域工作的指示》中提出:“我们对回民的基本口号应当是回民自决,回民自治,成立回民自己的政府和回族人民的共和国。”当年8月,彭德怀在关于西征地方工作总结的训令中也指出,“回民政权组织目前是区、乡、县的自治政府,除了回奸外都有选举权”;“在回汉杂居的地区,若某区乡中有几个乡或村是回人,几个乡或村可组织自治政府”。

  (二)民族统一战线的提出

  1935年8月,我们党在沙窝会议上在坚持民族自决权原则的前提下,不点名地批判了张国焘过早组织西北苏维埃联邦政府的错误,并提出了不同性质的政权组织形式。“估计到少数民族中阶级分化程度与社会经济发展的条件,我们不能到处把苏维埃的方式去组织民族的政权”;“目前建立西北苏维埃联邦政府是过早的”;“在有些民族中,在斗争开始的阶段上,除少数上层分子外,还有民族统一战线的可能。在这种情形下,可以采取人民共和国及人民革命政府的形式。在另外一种民族中,或在阶级斗争深入的阶段中,则可采取组织工农苏维埃或劳动苏维埃的形式。一般的组织工农民主专政苏维埃是不适当的”。

  随后在长征途中,党和红军一再重申了多种形式、多种性质的少数民族政权组织模式。1936年5月,红军总政治部在《关于回民工作的指示》中提出,要建立回民自己的政权,政权的组织可以回民居处的情况,用以下两种方式:在回汉人杂居的乡或区,在回民自己管理自己的事情的原则之下,组织回汉两民族的乡或区的混合政府;在完全是回人集居的乡或村,则组织回人单独的回民政府,凡是愿谋回族解放的贵族、阿訇及一切回民都可参加。同一时期,毛泽东在《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对回族人民的宣言》中指出:“我们根据民族自决的原则,主张回民自己的事情,完全由回民自己解决,凡属回族的区域,由回民建立独立自主的政权,解决一切政治、经济、宗教、习惯、道德、教育以及其他的一切事情,凡属回民占少数的区域,亦以区乡村为单位,在民族平等的原则上,回民自己管理自己的事情,建立回民自治的政府。”当年6月,毛泽东、周恩来、杨尚昆在《关于回民工作给一、十五军团的指示》中指出,“中央决定回民工作基本原则是回民自决,我们应站在帮助地位上去推动和发动回民斗争”;“在回汉民杂居地方,组织联合政府,回民区域组织回民政府,凡愿谋回族解放的贵族阿訇及一切回民均可参加”。当年10月,毛泽东、杨尚昆在关于回民问题的一封电报中提出:“在完全为回人的乡或区内组织回民自治政府,凡愿意谋民族解放的人阿訇也在内,均可加入。在回汉杂居的区域中,这种回民自治政府仍加入苏维埃,在此种苏维埃组织中须成立经过选举领导回民委员会,并与回民有关之一切决定,必须取得该委员会的同意才好进行。”

  随着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战争阴谋活动的日益加剧,我们党开始认识到宣传少数民族“民族独立或分裂”的负面影响,明确提出这是“不妥当”的,并强调了各民族的“自由联合”。1937年2月,中共中央在《关于内蒙工作给少数民族委员会的信》中指出:“根据这一中心任务,应着重解释蒙汉的联合一致抗日,这比任何时候都更重要。在目前宣传蒙人的独立或分裂,甚至与汉族的统治者对立,这是非常不妥当的,而且会给日本以便利。”当年3月,周恩来在《我们对修改国民大会法规的意见》中指出,“使中华民国真正成为各民族自由联合的民主共和国”。当年6月,中共中央在《关于“民族统一纲领草案”问题致共产国际电》中提出:“承认中国境内各少数民族之平等权及其自决权,以组成各民族自由联合的中华民国。”

  (三)提出和实行民族区域自治

  1926年12月,湖南省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发布的《解放苗族决议案》是中国共产党早期民族纲领政策文件。1934年7月,黔东特区革命委员会通过的《关于苗族问题决议》是中国共产党第一份具有中国特色的民族纲领政策文件。1934年12月29日,红军第一方面军发布《中国工农红军政治部关于苗瑶民族中工作原则的指示》,是长征开始后党和红军作出的第一个关于民族工作的重要指示。这三份文件历史意义非常重大。从最初理论性地提出《解放苗族决议案》,到后来实践性地提出《关于苗族问题决议》和《关于对苗、瑶民的口号》,可以看到中国共产党民族政策的发展历程:一个理论联系实际、灵活务实、不断完善的过程。从理论到实践、从“照搬”到务实,苗瑶地区成为中国共产党早期民族政策的“试金石”。这一系列的文件连同后来的宗教政策一起,筑起了中国共产党解决民族问题的历史丰碑。

  1934年5月,中共湘鄂西中央分局枫香溪会议作出了创建黔东革命根据地的重大决策。7月21日至22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湘鄂川黔边特区革命军事委员会召开黔东特区第一次工农兵苏维埃代表大会,通过了《没收土地和分配土地条例》、《关于工农武装问题决议》、《农村工人保护条例》、《优待红军及其家属条例》、《关于肃反问题决议》、《关于苗族问题决议》等六项决议,《关于苗族问题决议》是黔东第一个关于苗族问题的法规,提出了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建立民族武装、发展民族语言文化、消除民族隔阂等一系列主张;破天荒地提出苗族及黔东各少数民族与汉族的平等地位、根本利益和根本前途,使千百年来受剥削受压迫的苗族同胞的地位发生了根本变化,为黔东少数民族地区根据地的开创与拓展提供了政策依据,在黔东内外广大地区和所有民族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1936年6月,徐海东率领红十五军团参加西征,解放了甘肃、宁夏交界的豫旺县城,建立了豫旺县苏维埃政府,下设豫旺堡区回民自治政府。随后,他们又解放了海原地区,这时中共陕甘宁省委书记李富春专程来到同心,并组成了以李富春为首的豫海县回民自治政府筹备委员会。经过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当年10月20日,豫海县回民自治代表大会在同心县清真寺召开,各地回民代表、回民教主、名流等各界人士300多名参加大会。大会讨论通过了《豫海县回民自治条例》、《土地条例》等自治法规,选举产生了豫海县回民自治政府,回民马和福、李存德当选为自治政府正副主席。这是回族历史上第一个县级自治政府。豫海回民自治政府也是以工农为主体,包括民族宗教上层人士的人民革命政权。

  四、关于建立少数民族武装的主张

  中国共产党和红军在长征时期,一再申明红军是以解放各族人民,解放全中国为己任的人民军队,号召各族人民踊跃参加到红军中来;阐明了建立少数民族武装的必要性及少数民族武装的任务地位,号召各族人民武装起来,组成各种类型的革命武装,开展抗日救亡斗争;还提出了要争取回军等地方性民族武装,与他们结成统一战线,组成同盟军。

  (一)建立单独的少数民族部队

  为了得到各族人民对红军长征的支持与帮助,为了给红军不断补充新鲜力量,党和红军在这一时期,通过发布宣言、公开信、口号等,向各族人民宣传了红军的人民军队性质和任务,指出它是以推翻帝国主义、封建军阀的统治,解放各族人民,解放全中国为己任的革命武装,号召各族人民踊跃参加到红军中来。同时提出,为了照顾少数民族指战员的风俗习惯,要建立单独的少数民族部队。1934年11月,红军政治部在《关于苗瑶民族中工作原则的指示》中提出,“苏维埃与红军,不但是汉族民众的政权与武装力量,而且也是中国所有被压迫民族的民众的政权与武装力量”;“我们欢迎瑶民同志大批的到我们苏维埃政府中来,到红军中来,为着瑶民民族的澈底解放而斗争”;“红军是推翻国民党军阀统治的唯一武装力量,欢迎苗族兄弟加入红军”。

  1935年,红军总政治部在《关于争取少数民族的指示》中提出,要“动员全体战士向少数民族广大的宣传红军的主张,特别是民族自主和民族平等”;“努力争取少数民族加入红军,政治部对于这些分子在生活上政治教育上都应加以特别的注意”。1936年8月,中共中央西北局在《关于扩大红军运动的指示》中提出:“我们应在号召回民独立,回、汉共同抗日救国的宣传鼓动下,争取回民加入红军。”当年中革军委在《为创造西北抗日根据地给四方面军的指示》中提出,“在难民和灾民回、汉、蒙人中大大扩大红军”。

  1935年,工农红军西北军区政治部在《告回番民众》中也提出:“红军是保护回番民族工农穷人的军队!红军是帮助回番民族解放的武装!红军是保护回番民族不当亡国奴的军队!拥护红军参加红军!”1936年6月,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在《关于进入回民区域工作的指示》中又提出:“应当使回民知道,中国抗日红军不仅是汉族人民的军队,也是唯一援助回民独立解放的军队;应当使回民知道,与中国抗日红军建立抗日反蒋联盟是唯一真正解放回民的道路。”

  (二)党和红军提出以民族成分单独组建红军部队

  在红军长征过程中有大批少数民族子弟不断加入到红军中来,他们当中不少人有特殊的民族风俗习惯。为了照顾他们的风俗习惯与民族宗教感情,党和红军提出了要以民族成分单独组建红军部队。1935年6月,红一方面军总政治部代主任李富春在《百倍努力巩固新战士》一文中提出,回民不吃猪肉是他们的宗教习惯。所以,对回民的新战士我们不仅不能问他们为什么不吃猪肉,反之,我们应当注意为回民另外组织伙食单位,打土豪的应当注意分给他们牛肉。夷民的生活习惯、语言也与我们不同,因此对夷民新战士,可单独组织排班训练。1936年5月,红军总政治部在《关于回民工作的指示》中提出:“从回民中扩大的红军新战士必须适应他们的生活习惯,一开始即成立单独的编制,成立回民抗日军,初期属于红军的统一的指挥。”当年6月,毛泽东、周恩来、杨尚昆在《关于回民工作给一、十五军团的指示》中提出“回民新战士成立单独伙食单位称回民抗日军”。当年6月,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在《关于进入回民区域工作的指示》中更是严肃指出:“对参加红军的回民同志,应采取正确的态度,他们可单独起伙食,绝不应当勉强他们吃猪肉,不准在他们面前故意侮辱他们或讥笑他们的习惯,只要是对他们有了丝毫的侮辱或讥笑,都是帮助敌人欺骗宣传的犯罪行为。”当年8月,中共中央西北局在《关于扩大红军运动的指示》中提出:“估计到他们生活习惯上的许多特殊条件(如不吃猪肉),为回民新战士应单独组成连、排或班自办伙食,开始不应阻禁他们对宗教的信仰与习惯。”

  (三)加强党对少数民族武装的领导

  为了发动、组织和武装各族人民投入到反帝反封建斗争,尤其是抗日救亡斗争中来,党和红军在这一时期向各族人民阐明了建立少数民族革命武装的必要性及少数民族武装的任务地位,指出为了推翻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的统治,为了推翻民族压迫与阶级压迫,为了保卫革命政权,必须拿起武器,组织抗日军、自卫军、游击队等革命武装,开展抗日救亡斗争。同时,还提出了要加强党对少数民族武装的领导。

  1935年6月,中共中央在《告康藏西番民众书》中提出,康藏民众要战胜全副武装的英帝国主义、中国军阀、本地统治阶级,“必须还要有自己的武装力量。因此,康藏民众必须武装起来组织赤色的游击队、自卫军、人民革命军,以便与反革命进行武装的斗争,以便保护群众的斗争,以便巩固革命的政权,以便镇压反革命的活动”。当年12月,中共中央在《关于军事战略问题的决议》中提出:“把蒙、回两族(首先是蒙古)反日反中国统治者的斗争,提到武装斗争的程度,并把他们的斗争同我们的斗争直接结合起来。着手组织蒙古游击队。”1936年5月,毛泽东在《中华苏维埃中央政府对回族人民的宣言》中提出:“武装,为一个独立自主的民族所不可少的条件。我们联合回族中自己的一切武装力量,并帮助其发展,更愿意武装回民,成立独立的‘回民抗日军’。我们希望回民的武装,将来能成为抗日联军的主要力量之一。”

  1936年8月,中共中央西北局在《关于扩大红军运动的指示》中提出,“还可采取特殊方式来组织他们参加抗日反蒋战争。如用回民独立、回民抗日义勇军、游击队、少年队等名义去组织他们”;“这些回、番民的武装组织的社会基础应带着更宽的民族性,即是一切愿意回族独立解放和愿意抗日救国的,不论其社会成分,都可吸引其参加,惟其领导骨干必须注意建立在贫苦的阶级身上”。当年10月,毛泽东、杨尚昆在一封关于回民问题的电报中提出:“回民武装为回民抗日军及抗日游击队,回民队伍中应有党的组织,并注意培养回民干部。”当年5月,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在《对番民的策略路线的提纲》中提出,番民中的武装有两种,一是番民自卫军——波巴自卫军,它又分脱离生产的和不脱离生产的;另一种是骑兵队,这是半军事的青年组织。

  (四)团结一切力量共同抗日

  为了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争取和团结一切可以争取团结的力量,开展抗日武装斗争,党和红军在这一时期,提出了争取和团结回军等地方性民族武装,同他们结成抗日同盟军,共同开展抗日救亡斗争的主张。

  1935年1月,红军总政治部在《关于瓦解贵州白军的指示》中提出,“苗、瑶弟兄不替压迫苗、瑶民族的国民党军阀当兵,哗变拖枪到红军来”;“苗、瑶弟兄红军赞助苗、瑶民族解放,哗变拖枪到红军中来”。1936年5月,红军总政治部在《关于回民工作的指示》中提出,“争取回民与争取回军工作要密切的联系起来,发动广大回民要求与回军联合红军抗日讨蒋,为回族的自决与解放而斗争”;“我们打回军亦要是为着争取回军与红军联合抗日讨蒋,为回族解放而斗争”。当年6月,红四方面军在《行动标语大纲》中也提出:“联合回军实行抗日保护西北!”“回军官兵弟兄!联合抗日红军一路去打日本帝国主义!”“回军官兵弟兄!联合解放回人的抗日红军!”当年6月,红四方面军总政治部在《关于进入回民区域工作的指示》中提出:“对这些带地方民族性的军队在其不坚持与红军作战时应在政治上号召他们加入中国抗日联军,共卫西北,出师东北打日本,在某种情况下,可宣传与之订立互不侵犯条约。”

  毛泽东在《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一文中曾赞誉:“长征是历史纪录上的第一次,长征是宣言书,长征是宣传队,长征是播种机。”红军长征不仅对于中国革命意义非常重大,而且对于中国民族团结塑造意义非凡。红军在长征过程中,与中国少数民族全面接触,深入地了解了中国民族问题的实际状况,提出了正确的民族纲领,结合民族工作实际,制定和实施了正确的民族政策。也正是在长征过程中,中国共产党了解了中国国情,开始注意到理论与实践结合,开始自觉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与中国具体实践相结合,开始了独立自主解决中国革命道路的问题,开始了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开始了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和民族政策。

  【本文是北京高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研究协同创新中心(中央民族大学)的阶段性成果;2016年中央高校基本科研项目“少数民族对长征的贡献和历史地位”(2016MKSZYXY02)阶段性成果;中央民族大学柏年康成基金资助课题。】

。。

全文链接:长征时期中国共产党的民族工作纲领
我的评分:★★★★★ (5分),我的表态:路过
我的读后感:
坚定不移贯彻党的民族政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142

帖子

2196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196
发表于 2019-2-5 00:05:14 | 显示全部楼层

2019年02月05日同心共读之民族宗教参与贴


今天我第4个参与“同心共读之民族宗教”活动,获得了3 同心币!
今日我阅读的经典是:

我国的塔吉克族群众在跳塔吉克族传统舞蹈鹰舞。 金浩摄

  一、塔吉克人的历史、分布和特点
  

  塔吉克人是中亚地区的第四大民族,大约有830多万,80%的塔吉克人居住在塔吉克斯坦,是该国的主体民族。其他塔吉克人分布在中亚和阿富汗、俄罗斯、中国等国家。根据《新疆年鉴2010》统计,2009年末,新疆塔吉克族为4.72万人,其中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为30882人,到2015年,中国塔吉克人口增长到51000多人。
  
  塔吉克人的历史较为久远,在公元前若干年,一些操东部伊朗语的部落,就已分布在我国新疆南部地区,其中分布在帕米尔高原东部的部分,就是我国塔吉克族的先民。公元前2世纪,张骞出使西域,西汉王朝设西域都护管辖西域,在塔什库尔干一带出现了朅盘陀国,朅盘陀人是中国塔吉克族的祖先。公元3-4世纪,他们已发展了灌溉农业,过半农半牧生活。唐朝时,塔什库尔干属安西都护府管辖。开元(713-741年)年间,在此设“葱岭守护”。公元9-16世纪,伊斯兰教开始在此地传播。元朝时,塔什库尔干被称为“色勒库尔”。明朝后期到17世纪,帕米尔西部和南部的什克南、瓦罕等地的许多塔吉克人迁入色勒库尔,逐渐成为中国的塔吉克族。17世纪中叶,清朝统一全国,设置色勒库尔回庄,归喀什噶尔参赞大臣管辖。
  
  我国的塔吉克族除了聚居在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其余分布在新疆的莎车、泽普、叶城和皮山等县。居住在山区的塔吉克族,以畜牧业为主;也有一些地区的塔吉克族兼营农业,他们在昆仑山和喀喇昆仑山的山间谷地种植耐寒的农作物,过着半游牧、半定居的生活。
  
  塔吉克族有自己的语言,塔吉克语属印欧语系伊朗语族帕米尔语支,新疆莎车等地的塔吉克族也使用维吾尔语。塔吉克族的文学艺术丰富多彩,源远流长,传说《慕士塔格山》和《大同人的祖先》生动感人。塔吉克族能歌善舞,特有的乐器为纳依(鹰翅骨制的短笛)和巴郎孜阔木(弹拨的七弦琴),舞蹈多为双人舞。塔吉克族的工艺美术有刺绣、编织和补花等。塔吉克族信仰过多种宗教,最初信仰琐罗亚斯德教,现在我国塔吉克族信仰伊斯兰教伊斯玛仪派。
  
  鹰在塔吉克人心目中是英雄的象征,逐渐也成为塔吉克人的象征。塔吉克族特有的乐器——纳依,就是用鹰翅骨做的短笛。塔吉克族的舞蹈也是模仿雄鹰的动作,时而振翅直上,时而展翅回旋,时而收翅降落,所以人们称之为“鹰舞”。流传甚广的长诗《白鹰》,是对19世纪抵御外来侵略、捍卫祖国尊严的塔吉克英雄的颂歌。塔吉克人民这种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在长诗《不死的库勒卡克》、《巴图尔》、歌谣《驱猴》、民间故事《照妖的石镜》、传说《白衣勇士》中,也有充分的反映。长诗《古丽切赫莱》、《尼嘎尔·麦吉侬》、情歌《秋蔓荻》等,表现了塔吉克青年男女对理想、爱情、幸福的向往和追求,对封建婚姻制度的谴责和反抗。
  
  二、塔吉克斯坦及其存在的历史问题
  

  塔吉克斯坦共和国(The Republic of Tajikistan)简称塔吉克斯坦,位于中亚东南部,阿富汗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中国之间。“塔吉克斯坦”在民间传说中为“戴绣花小圆帽的人”。塔吉克斯坦是中亚五国中唯一主体民族为非突厥族系的国家,国家面积14.31万平方公里,也是中亚五国中国土面积最小的国家。截至2014年1月1日,塔吉克斯坦全国总人口816.04万人,其中塔吉克人占80%,乌兹别克人占8%,俄罗斯人占1%。此外,还有帕米尔、吉尔吉斯、土库曼、哈萨克、乌克兰、白俄罗斯、亚美尼亚等民族。居民多信奉伊斯兰教,多数属逊尼派,帕米尔人属什叶派伊斯玛仪支派。
  
  公元9-10世纪,塔吉克斯坦民族基本形成。9世纪,塔吉克斯坦人建立了历史上第一个幅员辽阔、国力强盛的萨马尼德王朝,塔吉克斯坦人的民族文化、风俗习惯正是在这一历史时期形成。10-13世纪加入伽色尼王国和花刺子模王国。13世纪被蒙古鞑靼人征服。16世纪起加入布哈拉汗国。1868年,北部费尔干纳州和撒马尔罕州部分地区并入俄国,南部的布哈拉汗为俄国属国。1929年10月16日成立塔吉克斯坦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同年12月5日加入苏联。1990年8月24日,塔吉克斯坦最高苏维埃通过共和国主权宣言。1991年9月9日,塔吉克斯坦宣告独立,并确定该日为共和国独立日,12月21日加入独联体。
  
  塔吉克族和乌兹别克族是中亚地区两个最大的跨境民族,它们在历史上结下的恩恩怨怨一直影响着两个民族乃至两个国家的关系。公元9世纪,塔吉克民族形成的关键阶段-萨马尼德王朝时期,王朝建都布哈拉,并以撒马尔罕和赫拉特为陪都。因此,塔吉克人历来将这3座中亚历史文化名城看作本民族文化的遗产和圣地。16世纪后乌兹别克人南下占据了这些重要城市,塔吉克人始终处于边缘化地位。1924年苏联进行民族划界时,大量塔吉克人连同布哈拉、撒马尔罕和赫拉特3个城市划入了乌兹别克斯坦境内。苏联解体后,两国对布哈拉、撒马尔罕和赫拉特3城市归属的争议开始凸显出来。
  
  三、塔吉克斯坦内战及影响
  

  塔吉克斯坦境内多山,交通运输极为不便,地区之间相对封闭,特别是北方列宁纳巴德等州与南部偏远的戈尔诺-巴达赫尚等州之间,经济发展存在较大差异。独立后,南方部族对北方部族长期在政治上占据主导地位不满,多次发动反对现国家政权的运动,导致1992年塔吉克斯坦爆发内战。
  
  塔吉克斯坦内战给国家带来了深刻的影响:
  
  第一,塔吉克斯坦内战导致的直接损失。内战使6万人丧生,100多万人沦为难民,30多万非塔吉克人离开塔吉克斯坦。他们大部分是俄罗斯人,大多是技术和科研人员,他们的离去势必给塔吉克斯坦的经济、文化教育事业造成重大的损失。大量的房屋毁坏,国家经济损失达数百亿美元。
  
  第二,内战给塔吉克斯坦经济发展造成严重的影响,使国民经济陷入崩溃的边缘,同时还延误了经济转型的时间。内战期间国内生产总值、工业生产总值、农业生产总值、基本建设投资和零售商业总额等国内各项经济指标基本上连年下降,而且下降幅度大部分超过十个百分点,直到1997年内战结束后才使得大部分经济指标开始上升。
  
  第三,内战使人民的生活水平大幅度下降。塔吉克斯坦在苏联时期,其居民的生活水平就处于全苏联的最低水平,内战使国家处于混乱的状态,大部分企业停产,国民经济处于濒临崩溃的边缘,再受俄罗斯放开物价的影响,导致通货膨胀,居民的购买力下降,生活水平下降。
  
  第四,内战造成了严重的社会问题。内战使国家处于无政府的状态,即使内战结束后仍有许多地方无法控制。而地方上却由于地方利益集团的需要,处于半割据的状态,使得国内的社会秩序混乱,各种社会问题突出。其中犯罪问题、毒品问题、恐怖主义等问题尤为突出。
  
  

忻州同心网客户端温馨提示,您阅读的文章来自:中国民族宗教网 http://www.mzb.com.cn/html/report/160721374-1.htm。。

全文链接:塔吉克族:飞翔在中亚大地上的雄鹰
我的评分:★★★★☆ (4分),我的表态:路过
我的读后感:
汉族离不开少数民族、少数民族离不开汉族、各少数民族之间相互离不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忻州同心网 ( 晋ICP备14007460号  

GMT+8, 2019-4-21 12:47 , Processed in 0.135935 second(s), 3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